首页 > 搜索 > 郑云龙为什么吻周深

郑云龙为什么吻周深

互联网 2020-08-13 08:37:24

“《声入人心》进行到现在,跟你的想象差距大吗?”

“哇哦!”

顶着无数的光环来到《声入人心》,却坐了6期的冷板凳,周深曾无数次地纠结和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我声带小结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难受过,”针灸、拔罐、按摩、中药、西药甚至放血…通通试了一遍后,还是没办法唱歌。几年前因为错误的选择了自己的演唱声部,导致声带小结,在试过了种种非人的治疗方式后,周深以为这辈子再也没办法开口唱歌了。有一天莫名康复,仿佛神的眷顾,从那时起他才开始珍惜自己的声音。

“周深来这里之前已经有无数我们梦寐以求的机会了”高天鹤说。

“你做每一个选择的时候一定要放弃很多呀,可我就是爱唱歌啊!他们(乌克兰同学)都觉得我来对了地方!我只是想有一天能够好好唱一首美声的歌给他听。”话中的他,就是周深在乌克兰国立音乐学院就读时的老师,想唱美声给老师听,也正是周深来《声入人心》最大的心愿。

2010年,18岁的周深一个人来到乌克兰。去超市买水,付款时一句当地语言都不会甚至连钱上的数字都不认识的他,捧着一堆硬币放到收银员面前(希望得到帮助)――”啪!…”伴随着硬币叮当洒落一地和收银员嘴里骂骂咧咧的声音,他恍然明白:留学生活,开始了。

在经历了半年医学学习后周深还是毅然决定转入音乐学院,跟随乌克兰功勋级歌唱家开始男高音的学习。“那时乌克兰的经济不好,他一个月的工资只有300多美元,而一条牛仔裤要400美元,有一天他看到我的牛仔裤破洞了,就买了一条新的给我。水果也很贵,自己不舍得吃却会经常给我买。说多吃水果,对身体好。”谈起老师,周深满满的温暖,“我觉得我人生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他,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把我当孩子一样的对待,”但是在参加完“好声音”后,老师并不能完全理解周深的演唱和表现,“深,我知道你参加了一个节目,我听了,你这是唱的什么(乱七八糟)呀?!”这是看完《中国好声音》后老师跟他的第一通电话。周深不敢反驳,直到遇见了《大鱼》。“尾声的那一段,我试了各种唱法,摇滚、电子、爵士…但都不是那个效果。最后用美声哼唱了一遍,意外的惊艳。”美声,让他决定不顾一切的来《声入人心》,唱给老师听,也试着寻找那个更不可思议的自己。

第一期亮相后,带着廖昌永老师的肯定,周深还小开心了好几天,却没想到一坐就是6期。第七期走上公演舞台,他选了一首音乐剧《猫》的经典唱段《Memory》,大胆的尝试通俗、美声与音乐剧的结合,并且一人演绎了多个声部。而也恰恰是在这一期,一直不争的周深,人生却第一次冒出两个字:想赢!因为按照加赛规则,替补区的成员需要推选一位作为代表PK首席,获胜全员晋级,失败则全盘皆输。

也许是为了让沉寂太久的周深多一次演唱,替补区的兄弟们决定把这个机会给他。“你就是最特别的,你要去正视自己的特别。”上场前郑云龙这样告诉他。“哎!”周深长叹一口气:“你知道吗?这世界上最尖锐的刀子其实是温柔。”这时他脑子里电影般噼里啪啦的闪过那些声音:“男的还是女的?!他唱歌怎么这样?!让周深来唱美声简直是欺骗!…”看似早已习惯了冷嘲热讽,突然被一把尖刀在心里最脆弱的地方温柔的划了一下,仿佛溃塌的堤坝,周深带着忍不住的泪水走上舞台,直到开口演唱的前一秒他还在哭“我记得小时候看《流星花园》里说,抬起头眼泪就不会掉下来”他就真的一直抬着头,抬着头…直到《大鱼》的音乐响起: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漫过天空尽头的角落…“我好担心一开口哭到没有声音,如果唱不出声我真的想当场‘自刎’。”虽然唱出了声音,却还是输了, “我可以输,但是可以让我的兄弟们赢吗?可以让他们赢吗?他们明明知道我会输的。”无法抑止的自责,周深整整哭了一个晚上。他说他讨厌自己的性格,怕拖累别人,“我觉得我被人关心了。”是因为那些声音吗?是因为坚强还是脆弱?或许来到《声入人心》最有意义的一课,是教会“卡布叻”大方的拥抱更多的爱吧。

“我想要外国人听到中国的歌。全世界都在唱意大利作品,法国作品,大家为什么不唱中国作品?”《大鱼》发表后,周深听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翻唱版本,而他说这首收录于自己第一张专辑《深的深》中的曲目,竟然是高晓松送给他的。“高晓松老师给了我大鱼,自己出钱给我做了专辑,连里面的插画都是他出钱给我做的。”“周深拥有被天使吻过的声音”《深的深》专辑主创钱雷说道。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声音,才让高晓松、尹约、钱雷一众“高家班”才华横溢的音乐人愿意拿出自己保留的作品,交给周深演绎。

“我是以礼貌放第一的一个人。”

整个对谈,李文豹、刘彬豪和三五工作人员都在一旁默默地倾听,时不时地插科打诨,很难想象化妆间里这种轻松愉悦的气氛。正如周深自己所言,他很有礼貌,所以礼貌成为了他与人交流时的第一选择。但《声入人心》似乎让他暂时放下了“礼貌”,“相处久了,难免会成为朋友。”结束了一天的录制,凌晨两点,我们从梅溪湖美声工厂走回酒店。满天繁星,没有一盏灯,他们嘻嘻哈哈的笑声却比假声男高音还要明亮。“这世界上最尖锐的刀子其实是温柔。”恩,就让这划破长空的美好再多留一会吧,“卡布叻”周深,晚安。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