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燕王殿下有喜了全文免费阅读

燕王殿下有喜了全文免费阅读,第171章:极品奇葩_燕王殿下有喜了_玄幻奇幻

互联网 2020-10-22 08:19:39
两个侍卫想遵云小姐的命令抓人,但又慑于兰卿晓是刘大将军心尖上的姑娘,不敢造次。

不久之前,就有一个侍卫因为对针工局的绣娘行刑,而遭到刘大将军的报复,不仅丢了差事,连在公门寻个差事的机会都没有,不少地方都不敢收他。

因此,他们万万不敢得罪刘大将军喜欢的姑娘。

云露暴怒,张牙舞爪地大喊大叫,他们就是不敢抓人。

兰卿晓正想离去,云露气疯了,连忙上前拽住她,怒火腾腾,目光凌厉如刀,“贱人,你不能走!

殿外的动静惊动了殿内的宫人,宫人连忙去禀报。

“云小姐,奴婢自问没有得罪您,更没有推您,还请放手!”兰卿晓忍着怒火恭敬道,云小姐就这点伎俩吗?真是无脑。

“你就是推本小姐了!她们所有人都看见了!”云露张狂道,眼白上翻,十分吓人。

“干什么?”

一道怒气冲天的厉喝声自那边响起,众女望过去,是刘大将军!

兰卿晓认出是刘岚彻的声音,想着他来得可真及时。自然,靠他解围是简单不费事。

云露立即摆出一副委屈无辜的可怜模样,“大将军,臣女低声下气地问她刺绣之事,她非但不好好说话,反而伤了她的手臂,还把臣女推倒在地。臣女气不过她嚣张无礼,不把臣女等人放在眼里,就不让她走,要她道歉。可是,她不仅不愿意道歉,急着走,还辱骂臣女。大将军,你可要为臣女等人做主呀。”

兰卿晓早就猜到她会编出这番话来,心里冷笑了几声,“云小姐恶人先告状的本事真是无人能及。大将军,奴婢是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像她说的那样伤人害人,相信大将军心里有数。”

“大将军,你宁愿相信一个卑贱绣娘的话也不相信臣女吗?臣女的祖母是先帝最疼爱的昌平公主,祖母一直教导臣女,要谨守宫规,要待人以诚,要以理服人,切莫说谎骗人。臣女一直谨守祖母的教诲,在宫里谨言慎行,与人和睦相处。大将军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她们呐。”

“本将军问你们,你们定要如实回答。”刘岚彻快吐了,云小姐的话好比隔年的饭菜,馊得无可救药。他的眉宇陡然森厉起来,“若你们有半句虚言,照宫规处置,杖三十。”

众女面面相觑,这可如何是好?

不说挨了三十杖会受伤,单单这参加宫宴被杖责的“名声”,丢尽了颜面,连带的也丢了家族的声誉。以后在其他闺秀、贵女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会被人记住一辈子。

因此,她们忐忑不安,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能不得罪云姐姐,又无需遭受杖刑。

兰卿晓冷笑,这些闺秀、贵女怎么可能为自己作证?只是,刘大将军下了此令,她们会惧于他的“淫威”吗?

云露心里气愤于他维护那贱人,看那些人的眼色别有意味,分明带着威胁,“你们如实说便是,是怎么样就怎么说。”

众女再次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倘若说实话,就会得罪云露,没好果子吃;倘若说假话,那刘大将军对她们的印象就差了,而且还会遭受杖刑,得不偿失。怎么办呢?

“都哑了吗?有半句虚言,杖五十,五年内不准进宫赴宴!”

刘岚彻陡然怒喝,好似一道惊天动地的滚雷劈向她们,要将她们劈成两半。

兰卿晓扶额,大将军又发威了,不过当真是气势慑人,震住了所有人。

云露频频给她们使眼色,不准她们乱说话。

有胆小的人惧怕地发抖,一个贵女大着胆子道:“大将军,臣女……没看见……只是听旁人说的……”

其他人闻言,也纷纷道:“臣女也没亲眼目睹……”

云露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疼,恼怒于她们的胆小怕事,但又不好发作。

“云小姐,她们都没有亲眼目睹,这两位侍卫也没有看见,你还想说什么?”刘岚彻冷郁地问。

“大将军,臣女说的是真的,她们没看见,不表示她没有推倒臣女。”她着急地辩解,依然斗志昂扬。

“卿卿不认识你,还是你找她问刺绣的,她为什么推你?为什么伤你?”他冰冷地反问。

“因为她妒忌臣女……”

“妒忌你什么?”

“臣女如何能知她在想什么?反正她就是推倒臣女、辱骂臣女。大将军,你为什么不信臣女?”云露伤心、悲愤地质问。

“本将军为什么相信你?”刘岚彻不客气地范文,克制着怒火,“云小姐你一贯骄纵霸道、刁蛮狠毒,凡是看不顺眼的人,你都会联合其他人欺负、凌辱。只有你云小姐欺负人、打伤人的份儿,别人怎么可能欺负你、打伤你?”

她震惊地呆住,他怎么会这样看她?在他心目中,她是那么可恶的姑娘吗?

兰卿晓颇为欣慰,刘大将军明断是非的名声不是吹出来的。

那些贵女、闺秀不敢出声,在刘大将军的盛怒与威严下,不敢造次。

刘岚彻对兰卿晓温柔道:“进大殿吧。”

兰卿晓跟着进殿,知道云小姐戳在自己后背的目光似要杀人。

云露眼睁睁看着心仪的男子带着别的姑娘离去,眼睁睁看着他对别的姑娘温柔如水,气得浑身发颤、头顶冒烟,目光如利剑般刺入兰卿晓的后背心。

……

看见云露气呼呼地进来,云袅袅心里有数,柔婉道:“想来云露对那位绣娘出手了。”

沈瑶环微微惊讶,不过很快就释然,“云露一向骄纵狠辣,对那个卿卿出手倒是在情理之中。”

“看来云露没有占到半分便宜,你瞧她气成那样,想必刘大将军维护那位绣娘了。”

“刘大将军自然是维护卿卿姑娘。”

“哦?怎么说?”云袅袅惊诧道。

“待我慢慢告诉你。”

沈瑶环娓娓道来,云袅袅越听越震惊,对卿卿姑娘越发好奇,对她刮目相看。

能让刘大将军着迷成这样,必定不是寻常女子。可是,究竟是怎么样的不寻常呢?

燕王对卿卿姑娘似乎也是青眼有加,那么以后卿卿姑娘会成为她的劲敌吗?

云袅袅不敢想象。

沈瑶环总结道:“宫里宫外与卿卿姑娘有关的传言很多,我不知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云袅袅颔首,不由自主地望向左列首案,轻柔的眸光如春水般荡漾。

殿下是不明白她的心思,还是明明知道,却假装不知道?

她宁愿是前者。

刘岚彻回到宴席,关心地问兰卿晓:“没受伤吧。”

兰卿晓摇头,“奴婢没事。”

刚刚蹲坐下来,她就看见那边的云袅袅如痴如醉地望着这边,那样含情脉脉的眸光,令人心惊胆战。

而燕王浑然不觉,清冷自在。

云袅袅的气质与沈瑶环相似,清冷如月,娇弱如花,温婉雅静。

这二人看着都清雅,若说云袅袅是雪巅孤寂寒凉的清月,那么沈瑶环便是城郭上空的皎洁之月,有着几分红尘俗世的味道。

今日,云袅袅应该精心地妆扮了,身穿一袭雪色棉衣,披着玉色斗篷,里外都绣着雅致素净的兰花,素雅到极致,衍生出一种天然去雕饰的美。她的妆容细腻而清透,宛若未施粉黛,一张素颜便胜过不少浓妆艳抹的闺秀、贵女。

虽然容貌不够美艳,但胜在清容娇丽,姝雅灵慧,令人百看不厌。

兰卿晓收回目光,心里叹息,爱上燕王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会上瘾,也会万念俱灰。

她庆幸,自己已经清醒,不再受他蛊惑。

而那几个后宫妃嫔依然那样,有的闲谈,有的发呆,有的自娱自乐。

这时,殿外传来通报声:“陛下驾到,丽嫔娘娘到――”

众人纷纷起身迎驾,兰卿晓盯着后宫妃嫔,刘惠嫔、杨婕妤、月昭仪等人面露喜色,杨婕妤却流露出几分惊诧。兰卿晓暗暗琢磨,为什么杨婕妤会惊诧呢?

杨婕妤会有此等反应,说明她笃定雪儿不会来参加寿宴?还是其他原因?

一时之间,兰卿晓想不通,但又觉得她的反应有古怪。

慕容文暄在前,玉肌雪在后,芙蓉和菡萏搀扶着她,病怏怏的模样令人大吃一惊。

不少人疑惑,为什么丽嫔娘娘病得这般厉害?为什么还来参加寿宴?她究竟是什么病症?

他体贴地搀扶丽玉肌雪坐下,尔后才到御案,惹得其余的妃嫔妒忌不已。

兰卿晓很担忧,雪儿看着很不好,尖尖的小脸由惨白变成死白,令人心惊肉跳,双眸无神,四肢绵软的,若非宫女搀扶着,她根本走不动。

菡萏坐在一旁,玉肌雪轻靠着她,眉心紧蹙。

兰卿晓想过去看看雪儿,不过这场合又觉得不妥。

那些妃嫔的表情相当的精彩,不是幸灾乐祸,就是鄙夷不屑,要么是看好戏。

杨婕妤施施然走到御案,坐在一侧,娇柔道:“陛下,这是方才送来的热茶,不如喝点儿吧。”

慕容文暄点头,她欣喜地斟了一杯,送到他的嘴边。

兰卿晓心想,真够殷勤的。

刘岚彻付之一笑,“杨婕妤真是会见缝插针。”

燕南铮微微侧头,问后面的兰卿晓:“觉得如何?”

她回道:“方才陛下和丽嫔娘娘刚进殿,杨婕妤好像有点惊诧,不过也无法说明什么,或许她派人打探过,想着丽嫔娘娘病了无法参加寿宴。现在看见丽嫔娘娘抱病而来,才会惊诧。还有,今日她很会把握时机,有意接近陛下。”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