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望族毒妃重华全文阅读

望族毒妃重华全文阅读,望族毒妃,重华作品

互联网 2020-10-30 03:44:16

他顿了顿,再次道:“奴才前些日子在一次宴会上见过四小姐,立时便被她惊人的气质吸引住了,可奈何奴才身份卑微低下,不敢生了妄想,一度也曾郁郁。

哪知就在前几日,奴才在酒楼买醉的时候,被人请到楼上的雅间里去,一开始奴才还以为得罪了那个主子要被训斥,哪知却是三小姐。

她告诉奴才,她知晓奴才心仪四小姐,见奴才这般苦苦思恋,不忍奴才如此,想帮奴才达成心愿。

帮奴才约四小姐见一面,也好诉一诉衷肠,令四小姐知道奴才的情意,不至于是奴才一人牵肠挂肚,若能成全,也算是美事一桩……

奴才听信三小姐的话,接下来三小姐告诉奴才,只要过几日太后寿诞上四小姐也会出席,到时可帮着奴才安排一下,让奴才与四小姐见一面。

奴才不疑有他,便轻信了三小姐的话,早早的来到约定的地方相等。

可不知为何,自奴才进来后便感觉到不对,再等奴才想离开,却一下见到四小姐进来。

奴才一下便抑制不住心中的思慕,想与四小姐表明心迹,可还未等奴才开口,四小姐便晕迷不醒过去,奴才因恐四小姐倒在地上,上前扶着想安置在软榻上,却不想……

奴才醒来后就成了这样子,至于兰欣姑姑奴才就更加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奴才句句属实,求娘娘明鉴,奴才真的没有不轨的心思,一切都是被人陷害的啊!”

“胡说八道,我家小姐前些日子一直在府中,从未曾外出,何来的见你?又怎么撺掇你去陷害四小姐?你血口喷人!”

杏梅气得恨不得上前去踢上两脚:“你为什么要如此诬陷小姐?”

宫婢紧紧拦住她,王氏冷着面颊,狠狠的盯着杏梅,厉声道:“放肆!你当我是死得还是怎的?竟敢如此目中无人,呼呼喝喝的成何体统!”说完竟是挥起手掌就想甩她一个耳刮子。

杏梅惊恐的看着她,目光呆滞。

木锦婳前进一步,挡在杏梅的身前,伸出手挡住她,森冷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她:“母亲,娘娘在这呢。”

王氏被她这一眼看的惊住了,一下反应不过来,下意识的看了看皇后,果真,皇后的面容上正浮现一丝冷凝,淡淡的看着她。

她顿时一惊,很快反应过来,收回手,稳了稳心神,低垂下头,掩住眸中的惊恐,低声请罪:“娘娘恕罪,贱婢太过放肆,臣妇只是想教训教训她,万不敢冒犯娘娘圣驾……”

皇后眸光晦涩难懂,挥挥手:“罢了。”

王氏这才轻轻松了口气,诚惶诚恐道:“谢娘娘赦罪。”

皇后摆摆手,朝着程杨道:“你继续。”

“是,是,奴才原本一心感激三小姐如此相帮奴才,也不曾存了坏心敢如此非礼四小姐,不过是想着当面与四小姐道明事情的原委。若是四小姐接受,那待过些时日,奴才便会请了人来保媒作保,上门求亲去。可奴才万万想不到三小姐竟是……竟是下如此狠毒的手,毁了奴才与四小姐不说,还连累了兰欣姑姑……兰欣姑姑定是知晓这一切是三小姐所为,这才敢搏命相拼,却不想因此丧命。娘娘,这一切都是三小姐所为,奴才求娘娘还奴才,与四小姐的清白,也不至于令兰欣姑姑枉死啊娘娘!”

程杨说着,低低的垂下头去,一副惊恐的模样。

“你胡说八道,简直是不要脸!”杏梅气愤难当,指着程杨怒声骂道。

“奴才所说全都是事实,当时杏梅姐姐也是在的,为何一转眼便这般翻脸不认人?”

程杨看着杏梅,眼中露出一丝不屑,面上却更加惶恐:“若娘娘不信,大可将酒楼的老板传来一问,当时就是他引着奴才见了三小姐。若是不然奴才不认识三小姐,何来的见面?”

木锦婳冷冷的看着,对方的这一招可真是阴险至极。她若是否认,那么到时那所谓的酒楼老板当面指认出她,她便是有百口怕是也难辨。

若她承认,那直接就钻了对方的圈套,踏进对方的陷阱,怎么说都是死。

这一盆脏水泼下来,她是有苦难言,承不承认都逃不过一死。

她们甚至掐算好了,兰欣以死明志,木錦春倒打一耙,程杨再三指认,加上人证物证,她即便是插翅也难飞!

陷害庶妹,是那十恶不赦的坏人,皇后一定不会放过她。律法森严,她坏了皇家的名声,陛下也不会放过她,所有人都不会再对她心存善念。

而算计旌阳候的人,连带着也将旌阳候带进去,即便她今日能够逃脱,他日旌阳候也一定不会放过她。

王氏眼中闪过一丝冷笑,很快便不见,只剩下一脸震惊的看着她,面上哀戚伤心失望不已:“婳儿……你、你怎能这般狠心绝情,如此陷害算计你妹妹。那是你自小一起长大的亲妹妹啊,你怎能这般狠绝,你要为母如何与你父亲说起这些事?”

木锦婳依旧沉静的看着:“娘娘都尚未将女儿顶罪,母亲如何这般急着将罪名扣在女儿的头上?”

王氏伤痛欲绝,神情悲愤:“婳儿!你怎能如此无动于衷?事到如今你还如此冥顽不灵,丝毫不肯承认错误——这人证物证皆在,你还不肯认罪,难道真的想要外人如此看轻我木家?看轻你父亲令他颜面尽失?他一生为人清廉,却不想败在你的手上,你可还对得起他对你的百般呵护?再说,宫里是什么地方,容得你如此放肆随心所欲?你如今不知悔改,母亲即便是想保你怕也是不能啊!”

她说着朝着皇后面色难过的道:“娘娘,臣妇教女不严,导致她成了这般张狂恶毒的性子,臣妇自知罪责难逃,还请娘娘责罚,臣妇绝无怨言!”

她一番话说的正义凛然,铿锵有声,丝毫不偏袒包庇她,更是将一个慈母的形象演绎到极致,当场令的众夫人唏嘘不已。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