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嫡女不淑全文免费阅读

嫡女不淑全文免费阅读,嫡女不淑主角小姐小清儿小说免费阅读

互联网 2020-10-27 02:05:40
《嫡女不淑》 第十一章 鸡飞狗跳 免费试读

第十一章 鸡飞狗跳

一时间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璃晚被救上来后便假装昏厥,而洛璃姝与洛华忝不知是被吓得,还是呛水太多,俱都晕死过去。

这个时空,哪里有人工呼吸的,救人的婆子们怕耽搁久了就要了小姐少爷的金贵命,抡起大巴掌来,想要把人呼扇醒。

洛璃晚瞧见这阵仗,不等人上来猛chou自个嘴巴,连忙假装一阵咳嗽,径自醒来。

可那洛璃姝与洛华忝哪有这么好运,两人脸蛋儿都被打的青紫烂红,将将出血了,才嗷嗷叫起:“谁,谁敢打我……”

见小姐少爷得救,一帮丫鬟仆妇围着忙前忙后,簇拥了二人回屋换衣服洗澡,边上更是有管事的一叠声的吩咐熬煮姜汤,捧上热水……却没有一个人管衣衫同样湿透,浑身草泥水渍的洛璃晚。

小清儿带着满脸泪痕,扑倒在璃晚身上:“小姐,小姐!你可吓死奴婢了!”

洛璃晚凑到她耳边,俏皮道:“你家小姐我会凫水的——用池水给她洗洗肠胃漱漱口,看她以后还敢跟咱们嚣张,嘻嘻!”

小清儿神色里的哀伤一时散不去,抹抹眼泪,一副见鬼的样子看了眼洛璃晚,道:“小姐还是快随奴婢回去换身衣服吧。您是把那俩恶人整治了,可府里哪个来管您的?这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璃晚一身湿答答,确实难受,想着老太君此时估计也没心思管她,便装作体力不支的瘦弱模样,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中,跟小清儿一道回去流萤筑。

洗澡,换衣裳,小清儿伺候她要比府里的丫鬟伺候洛璃姝还有尽心尽力,璃晚一脸柔情,望着小清儿,道:“家有小清,如有一宝啊!”

小清儿抖了抖,呲牙扑来:“小姐下次再敢做这么危险的事儿,看我不直接给您捅到二夫人那!”

璃晚听她威胁,一点都不知收敛,反而还笑说当时水底下如何狠命踢了璃姝两脚的事情——“反正上岸后,那些仆妇伤她大家都瞧见了,谁会往我身上想,我不是也晕了么!”

小清儿无奈,白了她好几眼,才拎了账本与她瞧:“小姐,眼见着要入冬了,咱们还没买上煤炭与粮食贮备下好过年的呢,后院那些瓜菜,虽说能卖钱,可到底撑不过整个冬天去。前儿盘了作坊,咱们手里银钱不多了呢。”

“嗯,是该好好想想,那作坊该如何运转了。”

小清儿不由抚额喟叹:“小姐啊,奴婢要说的可不光这个。您当时也不细细想想,现今再想出府,万一被二夫人与老太君捉了空档来,发现您不在……”

洛璃晚这才想起这件事——“这倒是,配方我有,却不能常常出府,而若要经营作坊,必定要人在那打点,嘶,这事儿难办啊。”

小清儿也是无奈:“是啊,咱们哪里有信得过的人呢!”

璃晚没出声,心里径自盘算起来。

老太君与二夫人若要寻她,怎么也是白天的事,断不能大晚上不睡觉,跑来这里堵她吧?

而点心若提前一晚做出,等白天再让酒楼的伙计帮忙说卖,也不是不成……

打定主意,她想着明日里还是要先去一趟天香楼,起码,也得把作坊的事敲定签好了字据才可。

晚上才吃完饭,老太君那里派人来传。

“怕是为了白天落水的事。”小清儿为洛璃晚打理衣裳,道。

璃晚一笑:“总不至于不问青红皂白,乱打一气?虽然嫁入王府机会不大,可是,这却是现今的一张筹码了,放心,老太君虽年事已高,可并不是那糊涂的——惹恼王府,可要想想洛家负担的起,负担不起了!”

果然,她去的时候,见璃姝已哭的稀里哗啦,眼神愤恨得往她身上剜来。

奈何,老太君却没多做理会,只不过训斥璃晚没有大家仪态,念及这些年来,府里从未给璃晚这嫡女请教养嬷嬷教习的事,老太君也不好意思多说,斥责几句,便叫璃姝先回去,而留了璃晚,说道:“明日里便要去祁山王府赴宴,到时候你也要往王妃处多多走动,不然这婚事还真要成了,你且小心……”

说着,一个狠厉得眼神射来,璃晚连忙俯身道:“是,晚儿心里清楚——那人家,不是晚儿的良配,实在是孙女年纪小,没那么多心机手段,能保证日后性命。”

老太君见她知悉这里头弯弯绕绕,面色一缓,才落了脾气,和缓道:“本来今儿一早叫你来,为的是你明日赴宴一事,这么多年,你病着,并未替你裁减多少新衣。如今瞧着,可有合适的衣裳?”

璃晚心里暗骂,哪里是自己病了?分明是她与二夫人心肠毒辣,想要困死自己罢了,这样一想,面上仍旧故作谦谨:“衣裳也不多,大多是儿时衣衫,老旧了不说,多都穿不得了。”

老太君:“这样啊,那明日你取了璃姝的衣裳来穿也使得,横竖现在做也来不及了。”

又念叨几句,话里话外,竟都透着,璃姝,明日里也一起去的意思。

璃晚瞧见老太君满目的精光闪过,立时想起二夫人当初颇有兴致的样子,终于明白了府里两位女主子的打算——她嫁不得,可老太君却想让璃姝嫁去!

当下汗透衣衫,从老太君那里出来时,手都有些发抖——祁山王主意最大,可是,总有法子叫他改变心意,为其子迎娶璃姝。

璃姝嫁得了,嫁不了的,她洛璃晚是必然不能嫁的,如此一来,那二夫人与老太君会如何对待自己,才能叫祁山王回心转意?

比如,自己名誉受损,清白被污?

比如,自己……已死?!

越想,她越觉得可能,越想,便越觉得心颤。

他们,大概已起了杀机吧?

洛璃姝却还在外间等着,见璃晚出来,也未管她神色如何颓唐,面色如何惨白,只上前叫嚣道:“洛璃晚你莫得意,你且等着,看我日后如何收拾你!”

璃晚未理她,径自而去,留下洛璃姝在后头跳脚。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