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大学英语读写教程1翻译

大学英语读写教程1翻译,新视野大学英语读写教程第一册课文翻译

互联网 2020-10-31 09:27:12

新视野大学英语第一册Unit 7课文翻译

和大多数城里人一样,我非常小心谨慎。在把车开进车库前,我会扫视街道和周围的小路,看看有没有异常的人或物。那天晚上也不例外。可是当我手里拿着肯德基炸鸡走出车库时,一个身材圆胖、留着短髭、头戴绒线帽、身穿深色尼龙夹克的年轻人从停车处旁的灌木丛中钻出来,把手枪顶在我的双眼之间。

“交出来,他妈的──,”他威胁道,“交出来。”

“嗨,”我说,“拿去吧。”我一边说,一边把肯德基快餐盒放在小路旁边的花盆上,同时设法把我房子的钥匙扔进灌木丛中。

“你的钱在哪儿? 你的钱在哪儿?”他吼道。在我们遭遇的全过程中,他会重复自己说的每一句话;出于本能,我也同样重复着自己的话。

“在我钱包里,在我钱包里。”我说。

他走到我的背后,把枪顶在我的脖子上,开始搜我的裤子口袋。

“钱包在哪儿?”他问。

“在后面的口袋里。”

“还有呢?”

“我就这么多钱了。”

“手表在哪儿?”

“在这儿,”我边回答边把左臂伸出去。

就在这时,他的同伙出现了。他很瘦小,手持一支加大的蓝色钢制手枪。他深色的眼睛里闪着光,好似擦亮了的玻璃;他手臂和双腿毫无预示地移动着,就好像是连着看不见的电线似的。

他厉声说道,“不许看我们,不许看我们。”

他并不蠢。我看过许多刑事审判,因而知道在那些武装袭击的受害者中,很少有人能够辨认出袭击他们的人,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枪上,而没有注意持枪人。我有意识地留意了一下他们的面部细节。

“我没有看你们。”当那个大个子劫匪把手表从我的手腕上扯下来时,我撒了个谎。

“趴下,趴下,”那小个子命令我,并一把摘下了我的眼镜,把它扔到草坪上。

这时,我已面朝下趴在了地上,前额紧贴着地面的泥土。那个大个子劫匪用枪顶着我的后脑勺,小个子用手枪紧紧顶着我左边的太阳穴。

我当时想,“这下完了。莱斯利会受不了的。主啊,可怜可怜我这个有罪的人吧。”

“这是什么?”大个子问道。

我把头转向右边。

“是肯德基炸鸡,”我说。

“我们要带走,”大个子厉声说道。

于是,突然间,劫匪们手里拿着钱包、手表和炸鸡,脚步声在黑暗的街道上越来越远。

我转过身,看见他们的影子钻进了一辆汽车,急速地开走了。

他们没有杀我,但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 是仁慈? 是因为时间太紧而顾不上? 还是因为饥饿?

“多奇怪啊,”我心中暗想,“竟然是炸鸡救了我的命。我看到的是死亡,而他们看到的是食物。”

我站起身来,找到了钥匙,进了屋,然后拨通了911。接线员记下了我对劫匪的描述,然后派了辆警车来。我为自己倒了一杯烈性酒,不一会儿,两个穿制服的洛杉矶警察局的警察就到了。他们对此事作了笔录,说“幸好”没有受伤。

“但是,” 临走时一个警察对我说,“他们拿走了你的炸鸡,这实在太不像话了。”

后来,一个警察打电话来询问其他细节。他说这两个劫匪的作案手法表明他们可能就是过去几个月里这一地区多起抢劫案的实施者。他让我到警察局去看一下疑犯的照片。

于是,上周一我翻看了相簿大小的几本照片,多数是年轻人的──令人惊讶的是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实际上还是孩子。

一张张翻看并研读这些照片,仿佛漂流在一条让人伤心的河流上,就像身处英国诗人布莱克笔下的泰晤士河,似乎“看见每一个过往行人都是满脸饥色,一副苦相”。

这些年轻人聚合在一起构成了一条河流──一条已失去控制的河流,这条河流正吞噬着我们所珍视的东西的基础:我们的行动自由,我们的劳动果实,我们的生命,以及那些我们所珍视的人的生命。总有一天,我们将不得不面对这条河流,并探索其对现实不满的深层原因。

而目前,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看看罪犯的照片,并参与到构筑抑制犯罪的大坝中去。

+++++++++++++++++++++++++++++++++++++++++++++++++++++++++

我有一支黑色手枪,手柄是棕色的。手枪就搁在我的床头,里面装着五颗子弹,并且总是上了膛的。

我一贯主张控制枪支,奇怪的是我现在依然主张控制枪支。以前我没有枪,并不是因为我对有关犯罪的统计资料不了解,也不是因为我自认为可以不受暴力的袭击。

以前我认为自己不相信暴力,我自己也没暴力倾向,所以我不会受到暴力的侵袭。我还认为我对人性本善的信念会使这一假想成为现实。

我应该把枪从住所带到车上,但是我没有这样做。这支枪可以做的、被用来做的,比它所能阻止的更让我感到恐惧。如果我带着枪的时候遭到了袭击,那我就一定会用它来杀人,而不仅仅是伤人。

我曾想象自己遭遇歹徒的袭击,并不是真的遇到这种事:一个男子正在街上走。我锁上车,朝公寓走去,拿着钥匙准备开门。还没有走到门口,我觉得我听到一个声音在说,“把钱给我。” 在我打开门之前我又听到了一个声音,然后我转过身,看到了一个持枪的人。

他很害怕。我害怕我会吓着他,致使他朝我开枪,我还担心我把钱给他以后,他仍然会朝我开枪。我同样也很生气,因为一个我从未见过、也从未伤害过的人在用枪指着我。

我想象的这起抢劫中有某种令我不安的东西,这是我不愿承认的东西,这是因为羞愧而被我有意略去的东 西。

我明白我为什么会想象自己遭到一个男子的抢劫:他们在身体上占有优势,而且我也从没听说有谁遭到过一个女人的抢劫。

但为什么这个人是个黑人呢?为什么是个穿着破旧T恤, 双眼发亮的黑人男子呢? 为什么不是个白人?

我想象我站在克莱尔本街和杰克逊街拐角处的一个加油站等待付款,这时,一个黑人从我身后走来。我没有回头,而是正眼朝前看,等着付款。我尽量不表现出自己的焦虑,而这种焦虑的产生仅仅是因为在一个名声不好的街区的加油站有一个黑人从我身后走来,而且他没有汽车。

我又想象另一种可能性。当我听见那个声音时,我正带着枪在街上走。那人一定没看见我的枪。我很生气,因为我受到了威胁,因为有人为了得到我口袋里的钱而危及着我的生命。

于是我转过身,既愤怒又恐惧,还未细想就开了枪。我也许只是因为50或100美元就杀了一个人。他曾试图抢劫我,可这一点并不重要。一个人因为钱而死,不一定是我的钱或者是他的钱,只是钱。是谁给他的生命如此标价的呢?

我记得有一个晚上和朋友一起开着她父母的车,在卡尔顿街和图兰街交叉处遇到红灯,车停了下来。这时有一个黑人从我们车前穿过马路。我的朋友便不由自主地锁上了车门。

我很讨厌她一看到那个黑人就锁上车门的举动。不知他是否注意到了我们这一举动。不知当别人一看到你就锁上车门,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又设想另外一种在我的公寓前遭遇歹徒的情景。当一个人向我要钱时我正带着枪。我很生气又很害怕,但我没有用枪。我害怕在我不使用枪的情况下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我更害怕杀死别人,害怕在因为杀了人而使良心遭受的无尽谴责中活着。于是我以生命做赌注,希望他拿了我的钱就会离开。但愿我能赢。

现在我走进了我家附近的一家加油站。一个黑人已经在排队等候。他突然跳起来并转过身,在看见我以后才放松下来,对我说我吓着他了,因为这一带常出事。

“对不起,”我微笑着说。我意识到担惊受怕的并不只是我一个人。

******************************************************

新视野大学英语第一册Unit 8课文翻译

奇思妙想是如何形成的,现在还没有令人满意的解释。你对某一个问题思考了很久,直至感到疲劳,把它忘掉了,也许暂时不去想它了,可后来却忽然来了灵感! 当你不去想它的时候,答案却突然从天而降,仿佛上苍赐予你的一份礼物。

当然,并非所有的思想都是这样产生的,但许多思想的产生确实如此,尤其是那些最为重要的思想。它们猛然间跃入人的脑海,闪烁着创造的光芒。它们是如何出现在人的脑海中的呢?这还是个谜。但这些思想一定来自某个地方。我们姑且假定它们是来自“潜意识”吧。这是有道理的,心理学家就是用这一术语来描述不为人知的思维过程。创造性思维有赖于未知的东西变成已知的东西。

我们都有过灵机一动、突然有了一个新想法的经历,而这在那些富有创造性的天才人物身上最显而易见。他们中的许多人对这种经历有着强烈的感受,并在回忆录和信函中将其记录了下来。无论是宗教、哲学、文学,还是艺术、音乐,甚至数学、科学、技术发明,在任何领域的天才人物身上,我们都能找到这样的例子,虽然人们常常认为数学、科学以及技术发明所依赖的仅仅是逻辑和实验。一切真正创造性的活动都在某种程度上依赖于潜意识中的这些信号;一个人洞察力越强,这些信号就越鲜明、越引人注目。

以理查德・瓦格纳创作《莱茵河的黄金》的前奏曲为例。有关“钟声”的创意瓦格纳已经构思了几年时间,而他竭尽全力着手进行作曲也已经数月。1853年9月4日他抵达斯佩齐亚,当时他正在生病。他去了一家旅馆。由于旅馆外面噪音太大,而他又在发烧,所以他无法入睡。第二天,他出去散步,走了很长的路,下午,他一头扎进沙发想睡一觉。这时候,他的潜意识长期以来一直在寻找的奇迹发生了。他进入了似睡非睡的朦胧状态,骤然间感觉到自己仿佛掉进了滔滔洪水之中, 不断地下沉,很快,洪水的冲击声和咆哮声以音乐的形式呈现在他的脑海里。他意识到,久存于心中、却始终未能谱写成的《莱茵河的黄金》管弦乐前奏曲终于在他脑海里形成了。在这个事例中,意识在创作的时候对发现答案的实际过程一无所知。

作为对照,我们可以举一个有名的事例,即法国伟大的数学家亨利・庞加莱发现被称为富克斯函数的数学新方法的故事。我们看到,在这位天才人物身上,意识活动事实上一直注视着潜意识所起的作用。一连几个星期,他每天伏案工作,花上一两个小时尝试着大量的组合,但毫无结果。一天夜里,他一反常规,喝了些清咖啡,无法入睡。许多想法在他脑子里不断涌现;他几乎能感觉到这些想法在相互碰撞,直到其中的两个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组合。到了早晨,他已经确证了一类富克斯函数的存在。他只需去证明其结果,而这只需要几个小时即可以解决。在这件事中,我们看到意识一直注视着在潜意识中形成的新组合,而瓦格纳的例子则显示了一个新想法在意识中的突然迸发。

笛卡尔23岁时所做过的、决定了他的人生道路的一些梦,可以作为第三种创造性经历的例证。在这之前,笛卡尔一直在寻找确定性,先是在书本里,然后是在人群中,但均未成功。然后,在1619年11月10日的一次睡梦中,他有了一个意义重大的发现,即确定性只存在于自己的思想中,“我思,故我在”。这场梦使他充满了强烈的宗教热情。

瓦格纳、庞加莱和笛卡尔的经历代表了各个文化领域中无数其他的经历。潜意识无疑是本能活动产生的源泉。然而,在创造性思维过程中,正是潜意识使得相对无序的成分变成新的有序形式。

+++++++++++++++++++++++++++++++++++++++++++++++++++++++++

客人已经到了, 但我又一次忘了把葡萄酒放进冰箱里。“别担心,” 一位朋友说,“我马上就能替你把酒冰好。”

五分钟后,她拿着完全冰镇好的葡萄酒从厨房走出来。当被问到有什么秘诀时,她说:“我把葡萄酒倒进塑料袋里,再把袋子浸入冰水中。”

客人们鼓掌喝彩。其中一个说,“要是我们大家都能这么聪明, 该多好啊! ”

十年来的研究使我确信, 我们都能变得那样聪明。普通人与爱迪生、毕加索或者莎士比亚之间的差别不在于是否有创造力,而在于是否有通过激发创造性灵感并将这种灵感付诸实践来利用创造力的能力。我们大多数人很少能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潜力,可蕴藏在我们每个人大脑里的思想宝库是能够被开启的。

下面介绍几种提高创造力的具体方法。

捕捉稍纵即逝的想法。 好的想法就像兔子,会飞快地溜走,有时我们只能看到它的耳朵或者尾巴。所以, 要抓住它必须有所准备。有创造力的人总是随时准备采取行动――这也许是我们与这些人之间的唯一差别。

1821年,路德维希・凡・贝多芬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谈到他在马车上打盹时想到了一首美妙的曲子,“可我一醒来, 那首曲子便无影无踪了,我怎么也记不起来。”好在当贝多芬第二天乘坐同一辆马车时,那首曲子又回到了他的脑海,于是他把它记录了下来,这对于贝多芬和我们都可谓是一件幸事。

有好主意的时候,把它写下来――必要时就写在手臂上。并非所有的想法都有价值, 但先捉住它, 以后再作评价。

冥思遐想。画家萨尔瓦多・达利经常手拿着勺子躺在沙发上。当他要入睡时,勺子就会掉到地板上的盘子里。响声会将他惊醒,他便立刻把在那个似睡非睡时的丰富世界里脑海中所浮现出来的众多形象绘成草图。

人人都会经历这种奇特的状态,并可以加以利用。不妨试一试达利的方法或者干脆让自己随心所欲地遐想。身处“三地”――床、浴室和公共汽车――常常会使你产生奇思妙想。只要你的思维不受干扰,你就会才思如泉涌。

寻找挑战。试一试邀请你生活中不同领域的朋友和商业伙伴来参加晚会。把不同年龄、不同社会地位的人组合在一起,会促使你用新的方法来思考问题。

美国最具创造力的发明家之一埃德温・兰德说,使他产生发明宝丽来相机这一想法的是他三岁的女儿。1943年在去圣菲游览时,女儿问他,为什么她无法看到他刚刚拍摄的照片。在接下来的一小时里,兰德一边在圣菲游览,一边在脑中汇聚着他学过的所有化学知识。“照相机和胶片对于我变得清晰可见。在我的脑海里,它们如此真实,我用了好几个小时琢磨它们。”

拓展你的视野。许多理工和人文科学方面的发现都融合了不同领域中的思想。以“两绳问题”为例。两根相距甚远的绳子分别从天花板上垂下来。尽管你无法同时够到两根绳子,但有没有可能只用一把钳子就把两根绳子系到一起呢?

一位大学生把钳子系到一根绳子上,然后让它像钟摆那样摆动起来。在绳子来回摆动的时候,他迅速走到另一根绳子那儿,将其尽量向前拉。当摆动的绳子靠近他时,他把它抓住,然后将两根绳子系到一起。

当被问到是如何取得成功时,这个大学生解释道,他刚刚上完一堂有关摆动的物理课。他是把课堂上学到的知识应用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这个道理在其他方面也同样有效。要提高创造力,就得学习新的知识。如果你是银行家,就学一学跳踢踏舞;如果你是护士,就学一学维他命疗法。读一本关于某一门新学科的书,不要总是读同一家日报。新的东西与旧的东西会以全新的、可能是非常诱人的方式结合起来。要变得更有创造力意味着你得留心你那些无穷无尽的想法, 学会捕捉你脑子里的新东西,并将之付诸行动。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