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流三天后左边肚子疼怎么回事

人流三天后左边肚子疼怎么回事,20出头人流4次的她:吃药怕胖,上环怕疼,戴套又嫌不过瘾!|子宫|胎盘|宫颈|出血

beeopyer 2021-03-03 23:52:14
0分享至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文节选自《只有医生知道!3 》,作者:张羽,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北京凤凰联动图书发行有限公司。凤凰联动已授权在网易新闻平台连载发布,欢迎关注,禁止随意转载。】

我们整天在协和叫苦连天,恨不得拿上大喇叭喊自己是天下第一冤种,其实,基层医生才真心不易。他们不像我们协和大夫,值班就是看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老窦在当地值班,除了接待已经上门的住院病人、正在上门的急诊病人,还要跟着救护车出诊,负责十里八乡没法上门的病人们。

这些没法上门的女人主要是小病不瞧,拖成大病,瘫在炕上,没法上门;或者毫无预兆,病来如山倒,医生若不及时赶到,轰轰然大厦将倾。时间不等人,夺命和救命都是一道闪电的工夫。偏远地区紧急呼救,除了开救护车的司机,车上必须有当场就能实施救治的医生和护士,否则一去一回,病人拉到四平八稳的大夫眼前,生命早没了那一口时刻喘着的热气,变作冰凉的尸体。

话说老窦在基层医院工作的某个晚上,一个紧急呼救电话,把睡在值班室的老窦塞进“哎哟哎哟”直叫唤的急救车,驶往产妇家中。因为下雨断路,往李二苗家去的剩余那几里路,全靠老窦背着产包打着雨伞两条腿走过去的。迈进李二苗家的院子,平素严重缺乏锻炼的老窦腿一软,栽了个跟头,一条命也差不多只剩半条了。

孩子生得挺顺,六斤多,被大嫂洗干净裹好被子抱到了隔壁屋,可是胎盘没出来,李二苗身下不断出血,人越来越没精神。二嫂胆子大,揪住已经剪断露在外面的一截儿脐带,试图把胎盘拉出来,但是听到李二苗痛得撕心裂肺一般的哭喊,也就赶紧住手,活没招了。

这是一家子还算干净利落的人,知道大夫要来,把李二苗身下垫着的有血的褥子和卫生纸都做了清理,李二苗的屁股不是我们急诊常见的那种血肉模糊,看得出是用湿毛巾擦洗过,这反倒弄得老窦估计不出在此之前她到底出了多少血。护士给李二苗扎上针,挂上盐水和催产素,迅速扩充血容量,同时促进子宫收缩,这两样都是止血抗休克的好办法。

为了评估出血量,自己也能相对清静一点地检查病人,老窦指使那几个叫嚷得比较凶、声音比较大的女家属,把那些血垫子找回来看看。老窦上前先扒眼睛、摸脖子,看看病人死没死,再摸脉,跳得还算有力,测了血压、心率,还没休克。再看拿回来的那堆血垫子,虽然一家的女眷见了大夫一拥而上大呼小叫哭天抹泪,其实产妇没出多少血,否则早去阎王那里报到了。

正常情况下,孩子生出来以后,不超过30分钟,胎盘胎膜也会自动娩出,分娩这事儿才算“老儿子娶媳妇――大事完毕”。分娩是一个神奇的过程,为什么孩子足月子宫就自主发动阵痛,一股接一股地使劲儿将孩子推向外面的世界,其真正的机制、诸多的细节,医生也不知道。

多数时候,包着胎儿的羊膜在宫颈接近开全的时候自发破裂,大量羊水瞬间冲出产道,这是先行军,是对产道的一次彻底冲刷,让一切可能影响胎儿和母亲的病原微生物和“脏乱坏分子”统统闪开。

六七斤的孩子,几公升的羊水相继离开母体之后,子宫容积迅速减小,原本附着在子宫壁上的胎盘无法随之缩小,于是二者发生错位,继而胎盘剥离,之后,在子宫收缩的强力外推作用下,胎盘娩出。胎盘的面积和一个乒乓球拍相仿,剥离后,子宫的创面遍布细小开放的血窦,如果没有一个高效的凝血机制,全身的血液一会儿工夫就顺着这些断裂血管流干了。

胎盘的面积和一个乒乓球拍相仿,剥离后,子宫的创面遍布细小开放的血窦,如果没有一个高效的凝血机制,全身的血液一会儿工夫就顺着这些断裂血管流干了。

随着内容物的全部排空,全部平滑肌纤维同时呈现强直收缩,子宫从一个5升容积的大皮球迅速团缩成一个柚子大小接近实心的肉蛋。子宫的血管就像深埋在席梦思床垫中的螺旋弹簧,随着平滑肌的收紧,无数藏身于其中的螺旋形子宫动脉被瞬间夹闭,成为重要的产后止血机制。同时,在断裂血管的局部,无以计数的血小板蜂拥而至,奋不顾身地跳入出血部位,粉身碎骨后层叠在一起,和其他血液成分共同形成血栓,对每一处破损血管进行封堵,成为又一道重要的止血机制。

如果30分钟之内胎盘不剥离,或者不完全剥离,或者剥离后没能及时排出,都会阻碍子宫收缩。子宫不收缩,螺旋动脉得不到有效夹闭,就会出血不止。此时血小板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可以想象,在已经决堤的惊涛骇浪面前,多少草包扔进去都是顺流而下,全然徒劳。产后出血是全世界贫穷落后国家的女性因为要做母亲而失去生命的重要原因。

子宫底部在孕晚期一直顶到心口窝,生完孩子以后,迅速降到肚脐眼儿以下。老窦伸手触摸宫底的位置,子宫仍然很大,宫底还是很高,起码在肚脐眼儿以上三横指水平。此外,老窦注意到李二苗子宫的前面鼓起一个大包,原来她从上炕生孩子到现在,一直没有小便。

老窦没有贸然进行手取胎盘,毕竟不是在医院,卫生条件不好,应该尽量减少医疗操作。两年前的夏天,老窦也是半夜里坐着救护车,到老乡家的土炕上手取胎盘,止住了要命的大出血,但是继发宫腔感染,高烧不退,最后切除已经变成脓包的子宫,才保住产妇性命。

老窦把家人都赶出去,鼓励李二苗小便,别怕,就往炕上尿。胎盘残留,为什么不赶紧手取胎盘,而是先让李二苗排小便?这就是老窦治病老到的地方,也是很多年轻医生最容易犯错的地方,他们初到产房,眼睛里什么也没有,只顾盯着屁股,全然忘记膀胱。分娩的疼痛、精神的紧张、胎头的压迫、特殊的体位,都会影响产妇及时排尿,发生尿潴留,膀胱过度充盈是影响子宫收缩和胎盘娩出的重要因素。

这也是为什么有的医生负责的产妇胎盘滞留,教授看过之后根本没出手,只是让护士插个尿管,再稍微牵拉脐带,胎盘就自动出来了。还是道行浅,才会栽在一泡尿上。

在老窦的鼓励下,李二苗拿出一不怕羞、二不怕疼的精神,终于撒出憋了几个小时的一大泡尿。膀胱瘪了,阻碍没了,老窦牵扯脐带,胎盘仍然没有掉下来。这回没招儿了,必须出手探查。

老窦动员家人把炕上的李二苗往下抱,直到把她的屁股撂到炕沿上,再让两个嫂子一人抱一只腿,让婆婆和老公从他肩膀上方打手电筒,尽量模拟手术室照明设备的无影效果,开始检查软产道。李二苗家的炕矮,老窦只能半蹲,外阴只是轻微裂伤,伤口已经不太出血,他一手在下牵拉露在外头的脐带,一手在肚皮上按摩子宫,胎盘仍然纹丝不动,下面的手只要稍稍用力,李二苗就疼得大呼小叫,看来不是简单的胎盘滞留。

为今之计,只有手取胎盘。医学名词听着高深,实际操作毫无神秘感可言,胎盘不出来,医生就把手伸进阴道,通过宫颈,伸进子宫,把胎盘掏出来。刚分娩过的阴道很松弛,老窦轻松就把手伸了进去。他戴6号半手套,上过手术台的人都知道,这是标准的女士号码。每次器械护士不无惊讶地给他戴手套时,他总是大眼珠子一翻,不怀好意地解释道,别少见多怪,哥就是手小脚小,其他地方一概不小。

产科医生最好天生一副小手,那种戴8号半手套的男学生,在妇产科首轮面试中就容易出局。做手转胎头或者上产钳之类的阴道操作时,那么大的手伸进产妇身体简直就是灾难,生孩子本身就是巨创,天灾之后又来人祸,时常是孩子还没生出来,医生的一只手已经造成产妇会阴Ⅱ度撕裂。

手再小,体积在,伸到宫颈的时候,老窦发现宫颈紧闭,前方断路。这时候,炕头上土法接生的弊病全来了,如果是在医院生,胎盘出不来的事儿也常有,但孩子刚出来,子宫、宫颈和阴道尚处于完全开放状态,医生很容易就能伸手进去把胎盘掏出来。距离孩子出生几小时过去了。子宫这东西,说聪明真聪明,说笨也真笨,它也不管里头的东西都出来没有,就糊里糊涂地进入了产后程序,宫颈逐渐回缩,城门行将关闭。

老窦没慌,他让护士抽药,给李二苗左边屁股打一针杜冷丁,右边屁股打一针阿托品,镇静、止痛、解除痉挛的作用全都有了,紧接着就是“话聊”,别紧张,别害怕,放松、放松,再放松,不要夹着腿,胎盘掏出来就完事儿,你听孩子饿得直哭,等着你给喂奶呢,你得好好配合大夫,不出胎盘就出血,血出没了命就没了,明年新人娶进门,你的娃娃谁来疼。

古今中外的大夫谈话,核心精神归纳起来无非六个字:恐吓、威胁、利诱。经过一番折腾,老窦6号半的小手终于通过略有松动的宫颈,进入子宫,这只手就像伸进一个收口的皮囊,里面一片漆黑,这之后的一切判断,只能凭借手感和经验,一切操作都是盲目的、看不见的,完全是在“瞎”整。

医生的“探囊取物”可没古语描述中那般轻松容易。本以为胎盘就堵在子宫门口,一把掏出来就完事儿了,结果手进去一摸才发现,胎盘像一块巨大的荷叶饼,紧紧贴在子宫壁上。老窦心想坏了,是胎盘粘连,问题复杂了。

“做过几次人流?”老窦像审问犯人一样,大声问道。

“四……四次。”李二苗的男人伸出四根手指头,怯怯地答道。在看到身旁老娘满脸的惊诧,还有恨不得齐刷刷剪断他四根手指的眼神之后,他赶紧缩回手指,眨巴着眼睛,不敢言声儿。

近年来,基层妇产科医院的手术量萎缩,人流、引产已经成为中小医院妇产科的主要经济来源,更是各种妇产科疾病的罪恶之源,是治疗不孕症的医生最厌恶、最痛恨的医疗操作。

人工流产不只是清除胚胎,而是对扎根的小树、深扎的树根以及下方肥沃的土壤的一次全面摧毁。人流手术除了连根拔起刚刚种植下来的胚胎,带走汲取营养的胎盘,还要全面清理那些为孕育生命而迅速增殖变厚的子宫内膜。子宫内膜分为两层,靠近子宫腔一侧的是功能层,人流主要是刮这层,刮掉了还可以反复再生。靠近子宫肌层的是基底层,损伤后无法再生。胚胎和胎盘是外来物,拔了也就拔了,冲进下水道,没地儿说理去。

但是子宫内膜不然,尤其靠近子宫的基底层内膜,是孕育生命不可再生的温床,老天爷给你多厚就是多厚,刮掉一层少一层,女性一定要加倍珍惜。对子宫内膜的破坏达到一定程度或者一定频率时,例如反复刮宫、过度刮宫,势必造成永久性的、不可逆的伤害,再肥沃的土壤也会变成寸草不生的荒漠。

常有女性询问保养子宫的良方,吃什么大补药、喝什么营养汤、抹什么滋润油才能保养子宫。其实女人吃什么喝什么,如何呼吸什么命运,子宫基本不在乎,只要身体健康营养均衡内分泌协调,子宫自然不怠工。

吃药怕胖,上环怕麻烦,戴套又嫌不过瘾,皮埋避孕压根儿不知道,就自己掰着手指头计算安全期,或者指望床上完全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在激情一刻抽身外射,你不中弹谁中弹?你不吃亏谁吃亏?20出头就做头四次人流,你的胎盘不粘连谁粘连?你不受罪谁受罪?简直就是现世报。

老窦心里嘟囔着各种吐槽,但是嘴上不能说。一大家子期待的目光瞅着你,你能说都是人流惹的祸,你能说李二苗活该吗?你能说自己没招儿吗?医生手中无剑,却要化掌为刀,先把胎盘从子宫上“片”下来才是硬道理。

都说医生冷酷、不笑、话少,这些前生后世的恩怨纠结,哪里来得及仔细掰扯?不问前因后果、立竿见影地解决问题,才符合劳苦大众的万分期待。老窦很快找到了胎盘和子宫之间的界限,一只小手拢成圆月弯刀,耍的是烙饼时候的锅铲功夫,一点点把胎盘从子宫壁上往下撬,但是最高的一处,老窦半个胳膊都伸进去了,还是够不着。必须尽快取净胎盘,否则子宫收缩不良,没法止血,雨天断路,等送回医院说不定气都没了。

老窦拿出产包里的一把卵圆钳,伸进子宫,试着夹了几把,位于高处的那块胎盘始终纹丝不动,稍微用力一些,李二苗就痛得嗷嗷直叫,差点儿从炕上坐起来。老窦像拿了烫手山芋,赶紧松开钳子。安慰李二苗好好躺下之后,老窦注意到,刚刚取出的钳子上头,挂了指甲盖大小的一块黄东西。

老窦的一双大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他脸上的汗,唰地就下来了。取出来的胎盘,被老太太小心装在一个洋铁盆里,按照当地习俗,要留给产妇吃的,据说大补又下奶。一想到新时代的人类就像吃同类一样吃自己或者别人胎盘的伪科学和愚昧行为,老窦就阵阵作呕,不过凭借每天拎着同样大小的一个洋铁盆去街口买半斤大豆腐的生活经验,老窦估计胎盘取得差不多了。

胎盘重量一般是胎儿的六分之一,虽然眼前的胎盘已经被抓得稀烂,没法对合在一起检查完整性,但老窦估计怎么也有一斤,见好就收。东方露出鱼肚白,半夜里翻过白眼儿的李二苗,终于不再出血,仗着年轻力壮,又有老窦的及时果断,她,活过来了。

趁着不太出血的空当,老窦必须赶紧结束这场半夜里的遭遇战,转运病人到医疗的大后方。医院里有战友,有无影灯,有能把产妇双腿架起来的检查床,有B超,还有各种救命药物和医疗家什,在那里,医生的技术有支持,心灵不孤单。孩子也得抱上一起去医院,土法接生最怕感染破伤风,俗称“七日风”,需要尽快注射破伤风类毒素和免疫球蛋白。

一路上,看着折腾了一晚上酣睡不醒时不时还打起小呼噜的李二苗;小心翼翼抱着孩子视线一刻不曾离开那张可爱小脸的大嫂;有些晕车,大多数时候闭着眼睛头靠车窗,但一直握着小妯娌的手,为她掖被子盖头巾的二嫂;欠着身子,几乎蹲着马步,牢牢按住救护车里没法很好固定的担架车,不让老婆来回晃荡的老公……虽然臭脚丫子和长时间不洗澡形成的特有味道弥漫救护车的狭小空间,老窦心中还是升腾起一股莫名的感动,多和美的一家人,贫穷、落后、没文化、没见过世面影响的只是道貌岸然,却不曾影响至爱亲情。

看到李二苗头上扎眼的红头巾,老窦心中苦笑,农村多年来都给产妇包红头巾,不管什么天气,月子里都门窗紧闭,就怕得产后风。殊不知,土法接生,在没有严格消毒的情况下剪断脐带,才是破伤风感染产妇和新生儿的主要途径,而且一旦感染,几乎无可救治。

抽风是因为神经受损,痉挛和八面而来的阴风邪气毫无关系,就是把产妇全身缠满红布,再装进密封罐,也没用。看到这淳朴有爱的一家人,老窦捶了捶自己猫得生疼的老腰、蹲得酸疼的老腿,还有酸胀发硬的后脖颈子,想这一晚上的泥泞跋涉和惊心动魄,都是值得的。

马上进入市区,司机打开救护车“哎哟哎哟”的喇叭声,将老窦从世人的浓情折回医生的冷静,他又是一头冷汗,那黄色的东西是什么?从子宫里钳夹出来的黄东西,把李二苗痛得像根猴皮筋儿一样弹起来的黄东西,到底是什么?普通人大都怕血,唯独妇产科医生不怕。

性交后出血、绝经后出血、月经淋漓出血、崩漏大出血,还有生孩子、切瘤子、流产、引产、早产,妇产科医生没有一天不是浴血奋战,真正令他们害怕的不是血,是无色透明的液体,还有就是黄色的东西。开腹手术,肿瘤消灭干净,主刀踌躇满志,忽然肚子里有无色透明液体流动,糟了,漏尿了,不是膀胱破了,就是输尿管断了。

要是看见黄色的东西,千万别到处乱抹,十有八九是大便,妇产科历来都有“宁破十膀,不破一肠”的说法,每个妇产科医生都知道,破了肠子的后续处理麻烦大了去了。人工流产、诊断性刮宫、手取胎盘都是子宫里头做事,除了鲜红的血、灰白的内膜、粉红的息肉、糟烂污秽的癌瘤、血肉模糊的胚胎和胎盘,几乎没有别的什么了,弄出黄色的东西,十有八九是子宫穿孔,钳子或者吸管穿透子宫,进了肚子,把大网膜或者肠子上的黄色脂肪给拽了出来。

子宫穿孔,是老窦最不愿意承认和接受的事儿,但是,一个成年人总不能像鸵鸟一样把头扎到沙子里。如果真的夹破了肠子,很快就会有腹膜炎和肠梗阻。要是夹破了大网膜,要看运气,如果只是夹了网膜上的一块脂肪下来,没碰到大血管,不怕,还就此减肥了,要是夹破大的血管,就会有内出血,病人马上会有生命危险。

老窦坐在李二苗担架车的侧旁,大脑飞速转动,他的一只手始终在李二苗肚子上按摩子宫,为的是让子宫不偷懒,持续收缩,减少出血。心中每有“子宫穿孔”四个字掠过的时候,他就下意识地摸摸李二苗的脉搏,再掀起她身上的花被子,看看下面阴道出血的情况,再欠起身来调调输液管上控制滴流速度的滑轮,生怕输液太慢,扩容效果不够。现在最救命的设备是B超,胎盘掏干净了吗?还有没有残留?掏不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是植入子宫的胎盘吗?还有,那黄色的东西是什么?到底从哪儿来的?

李二苗的一般情况不错,血压稳定,脉搏有力,下面也没有活跃出血,老窦没有贸然行动。到了医院,他先让家属办入院手续,自己去查B超科的值班表。非常不巧,当天值班的正是全院有名的八卦神婆,什么事儿她要知道了,全院都知道了。是否穿孔还不清楚,先别乱了自家阵脚,搞不好满城风雨,自己的脸面没处放倒是小事儿,给个人、给科里惹上官司就麻烦了。

老窦的大舅哥是B超科副主任,技术好,嘴又严,老窦赶紧打电话求救。大舅哥闻讯赶到,往李二苗的肚皮上麻利地挤了一坨耦合剂,这冰凉的东西害得李二苗一个激灵跟着一连串的哆嗦,老窦扶住李二苗的肩膀,让她别紧张,一对大眼珠子只顾紧盯屏幕。探头下,子宫里的情况终于一清二楚,子宫前壁靠近宫底的地方,一块巴掌大的胎盘仍然残留在子宫壁上,胎盘深深扎进子宫肌层,和子宫之间完全没有界限,诊断胎盘植入。

看完子宫,大舅哥手下的探头继续移动。好的超声医生一定不是医生让看头就看头,医生让看脚就看脚,他会主动观察邻近器官,结合患者全身情况,做出最佳诊断。

子宫穿孔听着吓人,但是死不死人还看运气,是否引起严重后果,还看穿孔部位。如果穿孔在重要血管进出的地方,短时间内迅猛出血就很危险。有些地方几乎没有大血管通过,即使穿孔也不会有太多出血,如果病人凝血机制正常,再适当使用子宫收缩剂,多可自然止血,不会休克要命。

子宫直肠陷凹是子宫和直肠之间的一个低洼地带,也是盆腹腔的低洼地带,肚子里如果有液体,不管是血液还是腹水,都会遵循水往低处流的道理,聚集在这个盆腔的最低处。大舅哥移动探头,就是要观察这个陷凹,李二苗并无盆腔积液,但是需要注意,产后的李二苗几乎都是平躺着的,要是有内出血,也不一定都在低处,还可能往上腹腔流动。

经验丰富的大舅哥又分别扫描了肝下方、横膈下方、脾下方,还有双侧肾区,都没有积液,这才放心地让老窦推李二苗回病房。电梯里,折腾了一晚上的老窦茫然地盯着显示屏上不停跳动的红色数字。突然,一个响亮的臭屁弥漫轿厢,老窦打了个激灵,明显是被这个屁臭到了,他瞪着大眼珠子,用手激动地指着李二苗的老公问:“是你吗?屁是你放的吗?是你放的吗?”小伙子满脸通红地说:“大哥,我不敢,不是我,真不是我。”

“不是他就是你,是你放的?”老窦又像一只斗鸡似的,凶巴巴地把矛头转向李二苗。李二苗一个女人家,被他这么一问,贫血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羞臊难当,赶紧把头扭到一边,权当承认。

老窦连说:“没事儿,没事儿,放屁好,放屁是好事,是好事。”说完,他才注意电梯里还有其他几个病人家属,大家都在暗笑和窃窃私语,他们一定是在议论,这医院的大夫咋这么厉害,管天管地还管别人拉屎放屁。他们哪里知道,放屁的学名是“排气”,说明肠子蠕动的功能存在,肠道通畅,没有肠梗阻。在普通人眼里,这只是一个令人厌恶的不文明的响当当的臭屁,但它却实实在在地崩散了一个妇产科医生从看到钳子上那块明晃晃的黄东西开始,心中笼罩的全部阴霾。

早晨交班,老窦交代了紧急出诊、现场救治、把病人拉回医院的前后经过,他重点描述了雨中赶路的艰难性、手取胎盘的困难性,以及仍有部分胎盘植入无法取出的现状。压根儿没提子宫穿孔的事,当然也没提那块黄东西。病人情况平稳,但是一大块胎盘组织还趴在子宫壁上,始终是个隐患,随时可能大出血,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后续感染问题。根据老窦所在医院的医疗水平,下一步有几种选择:

第一种方法是玉石俱焚,为了那块赖着不下来的胎盘,开腹把整个子宫切除,这种解决问题的办法简单粗暴,但在某些情况下是救命的,适合已经彻底完成生育,完全型胎盘植入,而且正在引发致命大出血的危重病人。李二苗才23岁,这是第一胎,还是个女孩,而且情况稳定,和好人差不多,全家人坚决不同意。

第二种方法是杀鸡取卵,既然胎盘无法从正常途径排出,那就只能把肚子打开,再把子宫打开,直视下清理胎盘,再把子宫整形缝合。好处是立竿见影,剜除毒瘤,保留子宫,将来还能再生孩子。缺点是需要马上开刀,有创伤性。

第三种方法是药物治疗,使用能够杀死有活性滋养细胞的化疗药物,让植入的胎盘坏死脱落,排出体外。这个方法好,屁股上打一针,将那罪恶的胎盘杀死,等待自然排出就行了。不开刀的保守治疗看似不错,但是需要面临化疗药物的各种毒副反应,例如肝肾功能的损害、皮疹、脱发、恶心呕吐、骨髓抑制白细胞下降等问题。另外,在治疗过程中,胎盘坏死脱落,随时可能引发大出血,如果止不住,前功尽弃,还得进手术室开刀。

在这三种方案的交代过程中,老窦不是没有私心,他甚至希望李二苗选择做手术,切子宫也好,只切胎盘保留子宫也好,他也都有机会弄清楚子宫到底有没有穿孔。如果切除子宫,病人丧失生育能力,此生几乎不会再和自己产生任何瓜葛,即使保留子宫,他也起码有机会缝合子宫上的破口,让结局基本可控。老窦是个讲究人,医生应有的客观立场最终战胜私心杂念,他没有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和三寸不烂之舌左右病人的选择。

如他所料,一番交谈之后,李二苗、李二苗的家人意见一致,都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选择药物治疗,一旦失败,保命要紧,同意随时切除子宫。一针甲氨蝶呤打到李二苗的屁股上,老窦终于可以放心地下夜班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阅读下一篇/返回网易首页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